3月8日周五,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我来到了成都,这座熟悉的城市以悠闲的慢生活和美食文化闻名于国内外。下飞机后我直接去了吴清泉先生的犬舍,他是这次赛事的协办方,也是地方俱乐部主任。这次来成都的一个目的是为我们川渝地方俱乐部的成立举行授牌仪式,川渝地方俱乐部包含四川、重庆和一名贵州的会员。因为四川的地理位置,当地的会员要想参加比赛往往要驱车上千公里到其他省参加比赛,所以会员们觉得本地区要想发展好,每年都要有足够的地区赛事和活动,一是方便本地区会员就近参赛,同时节省长途比赛的所需的高昂费用和时间精力,二是可以把当地的会员们团结起来,逐渐的把罗威纳的氛围带动起来,这就有了我们现在的川渝地方俱乐部。因为有一位委员是贵州籍贯的会员,因此每年贵州也会有一场赛事,这无疑是一股罗威纳的旋风,会让这些地区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清泉先生的犬舍有着很不错的条件,有宽敞明亮的接待室和空间很大的犬只饲养区,转天的地方繁殖展也是在这里举办。晚上和几名提前来到的会员以及川渝俱乐部委员吃饭聊天,大家也是兴致盎然。共同感觉罗威纳在这个地区的发展大有可为。

微信图片_20190404091953.jpg

微信图片_20190404091957.jpg

担任此次比赛地方展的审查员是王新建先生,大家都很熟悉了就不在此赘述了。此次比赛让我感觉最深刻的就是在现场,赛圈内的人牵着狗比赛,赛场外人们站在一起欢声笑语地观摩比赛,他们或坐,或立,或牵着狗——沐浴着阳光,享受着比赛。这种感觉就是——比赛其实就是一场party。这次比赛中,有的上次比赛时仅在场边做了繁殖测试的会员,这此已经可以在赛场上牵着狗比赛,与爱犬一起奔跑,一起并肩战斗,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进步。

我曾去过德国的一家有着40多年历史的地方俱乐部,我亲眼看到他们的一位80多岁的老会员,他其实已经牵不动狗了,家里也养不动罗威纳了,但是他每个月月初都会给俱乐部打电话,询问这个月哪天有活动,有比赛,他觉得这是他来看老朋友的机会,他已经把俱乐部当做了生活的一部分。因为这里有他多年的老朋友,和徒弟、徒孙,他们都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因此他们乐此不疲的来到熟悉赛场,这里有他们年轻时候的脚印。

微信图片_20190404092000.jpg

还有德国的惠比特猎犬俱乐部,他们的一位资深的会员,也是我们的老朋友彼得·弗里德里希教授( Prof.Peter Friedrich),他曾经给我介绍了他们是怎么比赛。他们从早晨比赛,到中午所有的犬离场,所有的会员们搬来桌椅到场地中间,大家开始烧烤、开始喝啤酒。当他们酒足饭饱把垃圾带走后,下一个组别继续比赛,他们就是拿比赛当做是聚会,他们并没有把利益、名次摆在他们友谊和快乐的心情前面。其实我们大家喜欢犬就是它能给我们带来快乐,我们就是应该把这种爱好放在前面,所以我们的比赛是友好的竞技、经验的传播、同时也是老友们的叙旧。

微信图片_20190404092003.jpg

此行的另一大收获就是感觉到川渝地方俱乐部成立后,委员们更加的热衷于思考讨论把本地区怎么带动好,怎么积极地参与俱乐部的活动赛事。我当时听到大家兴奋的在议论我们怎么参赛上海世界杯,我们要印制什么样的队服,我们大家怎么可以互相上场牵狗,看到大家这样互帮互助团结有爱,使我置身其中都能感觉到温暖,这就是我们这个圈子能够发展好的动力和主流。我们要将火炬传递下去!

                                                                                                                             

                                                                                                                                             ——CKURK赵东民